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毒妻在上 > 第564章 道歉!
    送出秋庭苑信物,谢微又亲自带路,安排凌青岚等人入住后,他匆匆嘱咐一声客栈管事,回到书房,写下一封信札。

    片刻后,谢微放下毛笔,看着桌上的白纸黑字,沉默片刻,像是终于做出了抉择,面容松缓下来,将之收入抽屉。

    “总涯天星大人确有预兆,此番天骄战之象晦暗不清,似是平平无奇,又似暗潮汹涌,变数无穷,看来是……风雨欲来啊。”

    谢微直起身转头,负手望天,看着城池上空的仙气飘渺的山峰,其眼中浮现一抹深沉。

    “就算是你命祖,也不是次次都能称心如意的,千年前是那般,千年后……亦如是。”

    却说凌青岚等人入住秋庭苑后,让一众年轻弟子回房后,便各自卸下伪装,五人皆是露出真容。

    除却凌青岚外,来人还有严子烨、东方无雪、绿幽以及明面上带队的玉虚宗副宗主—离海。

    至于花颜和伊雪,则是留在了宗门统筹全局,而如纹元青那等鬼异,若是出现在升仙城内,恐怕会引起恐慌。

    “先生传我等的秘法当真神奇,那谢微修为不下于渡劫期,竟也看不出破绽。”

    绿幽语气有些激动,自己区区一个鬼道散修,竟还有机会来到青水界中至高无上的升仙城!

    若是放在十年前,想都不敢想!

    凌青岚听到“先生”二字,眉头微皱,在他心目中,只有一个人配用这个“称呼”。

    不过,苏九州毕竟对他有恩,即便苏九州处处模仿那个人,他心里不舒服,明面上也不会说什么。

    “再过两日便是天骄战开启之时,都各自休息吧。”

    离海开口,严子烨闻言点了点头,笑道“也好,凌青岚你守在此地,我出去逛逛,顺便看看有没有先生的消息。说起来,我们这一辈虽然都接近两千岁,可还是第一次升仙城呢!”

    “嗯。”

    凌青岚应了一声,想了想,又提醒道“注意虚空剑宗,你毕竟……”

    严子烨眸子掠过复杂之色,但转瞬间便恢复豁达,淡笑道“放心,有先生的秘术,就算迎面碰上虚空剑宗又如何。”

    言罢,他转身走出苑门,沿着原路向外行去。

    这一幕,正好被刚从春庭院出来的苏漓见个正着。

    “子烨?”

    苏漓微微错愕,回头神识悄然扫过隔壁苑中,立刻见到还未完全散去的凌青岚等人。

    “他们居然就在隔壁?”

    这也太巧了,再者说就算凌青岚按照她的意思警告天涯客后,天涯客栈这个时候不可能多出一苑来,唯一有可能的便是……

    “占了分光殿的苑?”

    苏漓很快想通前因后果,不由面露古怪,笑了笑悄然跟在严子烨身后。

    严子烨对这一切自然不知,他走出客栈后很快来到热闹非凡的大街上,左右看看,便向最热闹的城中心行去。

    “距离天骄战仅剩两日,先生应该早就到了,就是不知道住在哪个客栈。”

    严子烨心中思索,脚步不慢,片刻后就来到城中心占地极大的广场。

    广场岁月极为悠久,时光留下的古老痕迹随处可见,黑色的地面不知由什么石头构筑,即便不知经历多少风雨洗礼,依然没有太多毁损。

    此时此刻,广场中自是人满为患,修士质量极高,皆是人中龙凤,金童玉女,十人中起码有三人是出身高贵的圣宗弟子,其余的至少也是中品宗门出身。

    当然,更多的还是前来看热闹的散修和下品宗门修士,毕竟若是以青水界修士基数来看,天骄终究是少数。

    “天才云集!好一番盛景!不知以我现在的修为,能在天骄战中排第几?”

    严子烨心中感慨一声,步子接近广场中心,顿时看到一面巨大的黑光石碑矗立在广场中央,其上有诸多名字闪烁。

    “这是……”

    严子烨怔了怔,快步走到石碑下,顿时看清了其中闪烁的名字,其中最上面十个姓名,尤为显眼。

    凌离!

    屈青宁!

    殷雪瞳!

    方牧!

    周林风!

    罗鸿!

    凌娴!

    赵千元!

    玄玉儿!

    方蓝!

    苏漓此刻同样在人群中,望着石碑目光闪动。

    “这就是天涯客的天星碑?听说每一届天骄战开启前,都会显露预测的十大天骄之名。怎么此次有不少都是生面孔?”

    “啧啧,千年前那场祸乱家喻户晓,多少天骄出走失踪,能有几个眼熟的就不错了。”

    “说的也是。”

    人群中不少修士窃窃私语,严子烨看着排行第五的“周林风”三个字,怔怔失神。

    “小师弟。”

    虚空剑宗中其他人他都不在意,唯独周林风……

    “快快快!”

    正在这时,修士中一阵骚动,有人大喊道“快去看热闹,虚空剑宗的周林风和罗鸿上赌斗台了!”

    “什么?快!走走走,去晚了可就没热闹看了!”

    众多修士闻言立马向赌斗台方向涌去,严子烨亦是面色微变,闪身而去。

    “看来子烨对虚空剑宗,并非毫无感情。”

    苏漓目光微闪,跟上前去。

    不多时,赌斗台周围便围满了修士,严子烨不着痕迹地挤到最前面,果然看到站在赌斗台上一侧的,正是多年不见的熟悉面孔。

    只是当年那个只知道傻笑的小师弟,如今却是满面冰冷,目蕴怒意。

    “周林风,就你这胆小鬼,居然排在我前头?天涯客多半是瞎了眼吧?”

    赌斗台另一侧,手执长枪法宝的罗鸿咧嘴冷笑,“怎么,不继续当缩头乌龟了?”

    周林风冷哼一声,“你侮辱我,可以。但侮辱严师兄,不行!”

    “哈哈哈哈,就那个叛徒严子烨,你还叫他师兄?”

    罗鸿顿时哈哈大笑,语气讥讽,“要不是那凌陌跑得快,我早就杀了他!虚空剑宗遇上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弟子,可真是倒霉啊。”

    说到此处,罗鸿手中长枪一振,血色光华暴涨,“我就替你宗门长辈,好好教训你!”

    罗鸿低喝一声,随后便携长枪猛地暴掠而出,速度快到台下众修士惊呼一片!

    修罗圣宗出身的他极为擅长近身搏杀,赌斗台十分狭小,正遂他心意。

    周林风眼神微凝,指掌转动间灵力暴涌,熟悉凝聚成一柄黑色飞剑,周遭灰色气流缭绕,一缕缕危险至极的气息流露而出。

    “虚空剑诀!”

    人群中有人认出来,震骇不已,“虚空剑宗的镇派圣法,原本只有严子烨掌握,周林风果然学会了!难怪他从真传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了严子烨的接班人。”

    严子烨见状,眼神欣慰,脑海中回闪出当年在的山峰瀑布下,小师弟在他教导下苦练虚空剑诀的情形。

    “当年总说自己笨学不会的傻小子,如今却能独当一面了。”

    严子烨心中升起无限感慨,赌斗台上的两人却已碰撞在一起!

    锵!

    枪剑相撞,火星四溅,极为炫目!

    巨大的力道涌入身躯,周林风持剑退了一步,罗鸿却是退了两步。

    他站稳身躯,脸色微微难看,二话不说手中长枪化作长龙,猛烈的攻势从手中汹涌而出,连绵不绝,仿佛滔天巨之浪!

    轰!轰!轰!轰!

    周林风面色沉凝,不退反进,硬是凭手中将罗鸿的进攻尽数抵挡,轰然巨响连成一片。

    “修罗圣宗的血浪十三重,罗鸿瞬息劈出四重浪,当真恐怖!若是我,恐怕一枪也接不下来!”

    “周林风也不简单,竟然全都挡住了。”

    “你没看他一步都没退吗?我看还是周林风更厉害……”

    台下众修士议论纷纷,没想到在天骄战前就能看到如此精彩的对决,皆是大呼过瘾。

    而台上二人的战斗,也已进入白热化。

    “嗡!”

    两人分开的瞬间,罗鸿忽然杀气一敛,身形迅速淡去。

    这一幕,顿时令台下陷入死寂,随后……尽皆哗然!

    “天呐,杀道秘法!”

    “又有人学会了杀道秘法!修罗圣宗后继有人了!”

    “没想到圣灵血祸后,各圣宗非但没有青黄不接,新一代天骄大放异彩啊!”

    严子烨心头一紧,眼中掠过担忧之色。

    苏漓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这不是凌陌在血界用的招式吗?出身修罗圣宗么……”

    对于这些故人的来历,她并未特意去调查,日后对付圣宗之时总会碰上,何必白费力气。

    对于修罗圣宗,她倒是知道一些底细,原本是杀手势力起家。

    凌陌那冷僻孤傲的性格,倒真是干杀手的料,难怪在轮回镜中成了杀手头子。

    苏漓正出神之际,赌斗台上又生变化。

    “哼!”

    周林风冷哼出声,手掌抓住黑色飞剑,持剑横扫出圆弧状的冲击波。

    “虚空剑诀,虚空震!”

    嗡!!

    一股震荡之力眨眼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随后便看到其左后方一道身形跌撞显露身形,还未站稳,黑色飞剑便掠过,停在他的脖间。

    “你输了。”

    周林风冷冰冰地开口,罗鸿动作一滞,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不过只修一重杀道,谁给你的勇气诋毁我师兄?”

    周林风手中一用力,罗鸿脖子顿时现出血线,殷红的血珠顺着飞剑滴落。

    “道歉!”

    这一刻,周林风语锋含煞,压制在眼底的怒意终于爆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