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零五章 灭了他
    嗡!

    虚空震颤,四根铜柱乍现,两根拔地而起,两根通天而落,擎天立地,每一根铜柱,都刻满了神纹,已符文链条相连,阵纹密密麻麻,聚成了一座牢笼,牢中电闪雷鸣,毁灭异象幻化,剑芒刀影颇多,每一道塑有封禁与诛灭之力。

    “好阵。”

    叶辰动了,脚踏道蕴,纵横牢笼中,极尽舞动铁棍。

    磅!铿锵!哐当!

    这等声响不绝于耳,每有剑影欲诛杀他,皆被敲碎;每有刀芒砍来,皆被打灭;每有雷电劈来,也皆被轰碎。

    如这等阵法,他瞬间便可破之,这般示弱,自是在演戏。

    论对阵法的造诣,他绝对碾压泰山神女,无需其他,一个十二天字大冥阵、一个帝道伏羲阵,便能将其封灭。

    禁!

    泰山神女一声轻叱,手印变化。

    登时,阵中风云大作,封禁之力显化,其后,便是漫天雷雨,叶辰之身但凡沾染,便会被化灭精气,拖得越久,于他越不利,纵不被诛灭,也会被化成一具干尸。

    “泰山的四极仙阵,果是奥妙无穷。”身为主持的昆仑真仙,喃喃自语道,也是一个修阵之人,在窥看阵的乾坤。

    “听闻泰山神女大圣时,曾有此阵封灭过一尊准帝,不知真假。”

    “自不会有假,当年那一战,老夫在场,那尊大妖,死相极惨,到死都未冲出阵,被化灭了本源,灰飞烟灭。”

    “就是不知,小石头能否破开,对阵法无颇高造诣,必被镇压,泰山派的法阵,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不少人窃窃私语,看的目不转睛,想瞧瞧叶辰,能否再逆天。

    哐当!铿锵!

    庞大牢笼中,叶辰舞了一套好棍法,剑芒刀影难伤其身,漫天雷霆,也难破其体魄,堪称绝对防御,极尽对抗。

    灭!

    泰山神女手印再变,一语枯寂。

    阵中景象大变,蓦的多了一条条符文铁链,如游蛇一般飞窜,更有一道道神芒,肆意飞窜,携有毁灭的神威。

    这下,世人眼中的叶辰,扛不住了,频频受创,身上血壑一道接一道,有那么几次,还险些被镇压,浑身是血。

    看客们咧嘴啧舌,着实捏了一把汗,不出意外,叶辰会被镇压。

    实则,叶辰卖的都是破绽,甘愿受创,那些个小伤,不值得一提。

    “灭了他。”

    泰山掌教传音泰山神女,眸中闪过寒芒,欲借此机会,除去未来的一个大敌,纵华山掌教寻仇,他也有话说。

    斗战嘛!死伤在所难免。

    泰山神女一瞬踌躇,还是变了印诀,叶辰太妖孽,他年必是泰山大敌,既是立场不同,这场大战下杀手,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这印诀一变,整个牢笼都嗡动。

    瞬时,阵中蓦的多出了几尊虚幻的神兽,苍龙盘旋,凤凰嘶鸣,白虎咆哮,玄武拓路,皆大如山岳,一旦被吞,必死无疑。

    叶辰故作神色凝重,标志性的施了一种不是禁法的禁法。

    登时,他长发瞬间化作雪白,战力暴增,一步踏碎凌霄,一棍打灭了神兽苍龙,翻手一掌,拍碎了神兽玄武,再是一拳,轰灭了神兽凤凰,神兽白虎最惨,被其一脚踏成飞灰。

    泰山神女俏眉微颦,当即双手合十。

    旋即,便见庞大的牢笼,变了形态,成了一朵莲花,花瓣在向中心聚合,要将叶辰包裹其中,待其合成,必能将叶辰封灭。

    “给我开!”

    叶辰一声嘶喝,一棍戳向虚无,那里,乃是此阵的中心阵脚,他一开始便知,一棍戳过去,狠狠搅动着乾坤。

    轰!

    伴着轰鸣,四极仙阵当场破裂。

    噗!

    泰山神女都被震得吐血翻飞,美眸刻满震惊,四方看客也一样,强破四极仙阵,叶辰绝对是同阶中的第一个。

    要知道,那可是泰山的四极仙阵,泰山神女大圣时,用此阵能越级封灭准帝,如今同阶对战,竟封不住一个小圣王。

    而且,这个小圣王还是在重伤的状态,用的还不是自己的肉身。

    噗!

    冲出杀阵的叶辰,身形踉跄,大口咳着鲜血,又给世人一种假象,为了颇开阵法,他受了重创,已是强弩之末。

    “他受了重伤,速速将其诛灭。”

    泰山大长老一声大喝,不想给叶辰喘息机会,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只因这一掌干系太大,赌注也太大,更涉及泰山颜面,大意不得。

    “斗战就斗战,杀人就伤和气了。”太乙悠悠道。

    “就瞧不惯这号的,总吓唬人孩子。”太白一阵撇嘴。

    华山真人瞥了一眼泰山大长老,并未言语,只见眸中寒光闪烁,也太小看我华山之人了。

    虚天,泰山神女豁的定身,高举了仙剑,遥指苍穹,聚了星辰之力,刻入了道蕴,加持了仙法,剑体嗡动,璀璨神芒大盛,毁灭之力纵横。

    “这一击,勉强够看。”

    叶辰心中笑道,豁的将铁棍插在了战台上,而后召了道经与帝蕴,又一次,他弯弓搭箭,道经化神弓,帝蕴化神箭。

    泰山神女挥剑,遥指下方,一道五彩的仙芒凌天射下。

    同一时间,叶辰也松开了弓弦。

    铮!嗡!

    五彩仙芒铮鸣,自上而下;帝蕴神箭嗡动,自下而上,皆携有毁灭之力,于半空无限接近。

    孰弱孰强!

    这一瞬,半数以上的人,都不由站起了身,屏住了呼吸。

    轰!

    五彩仙芒与帝蕴神箭碰撞,声响轰动九霄,以碰撞的那个点为中心,一层寂灭光晕蔓延,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崩塌,连帝道结界,也嗡隆巨颤。

    世人瞩目下,五彩仙芒炸裂,帝蕴神箭也一同破灭。

    噗!

    泰山神女喷血,自天坠下,通体的神霞,湮灭到了极点。

    噗!

    叶辰也喷血,横翻出去,吐血不断,不同的是,泰山神女是真的受创,而这货,却是装的,自始至终,都在演戏。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战台东方,泰山神女踉跄起身,手提着染血杀剑,脸颊惨白,先前五岳斗法的暗伤,又一次反扑,她眸中神色,是震惊的。

    叶辰之强,远超她预料,四极仙阵无法镇压,连她的底牌大术,竟也被破解。

    西方,叶辰也起身了,拂手抽出了插在战台的铁棍,摇摇晃晃而来,走着走着,竟瞬身消失了。

    泰山神女大惊失色,欲要遁走,却为时已晚,一根嗡隆的铁棍,已顶在了她眉心,只需稍加施力,便可破灭她神海,毁灭她元神。

    这一瞬,她恍似望见了鬼门关,也恍似瞧见了一个凶狞的死神,在向她招手,一瞬天堂,一瞬地狱的感觉,让她娇躯忍不住颤抖。

    “神女,你输了。”叶辰笑道,收了铁棍,完事儿,还补了一口了老血,这个小石头精,浑身上下都是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