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203章 耻辱
    赵玉这么一说,现场的人们再次为之一惊。

    本来,大家以为赵玉能够把案子查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可没想到,赵玉竟然还有后手。

    如此一来,大家无疑更加期待,赵玉到底能抬出什么样的棺材,才能让孙金健低头认罪?

    现场,唯有孙金健最为紧张,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像暴露在阳光下的德古拉伯爵,满身烫伤,体无完肤。

    “孙金健,早就知道,你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能跟你妻子想出那么完美的谋杀案,肯定已经熟读兵书,哦不,熟读律法,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赵玉言道,“但是,很不幸,你遇到了我!

    “我能把5大悬案中的4个侦破,并非浪得虚名之辈,你们小瞧了谁,也不能小瞧我!”

    说话间,赵玉挑了一眼毕国胜,那意思这话是说给你这个意大利人听的。

    毕国胜早就不敢插嘴了,看到赵玉挑了自己一眼,赶紧羞愧地低下了头。

    “一件罪案的侦破,最难的事情,就是在寻找真凶的过程中,可是,一旦锁定了真凶,”赵玉摇头叹道,“那么剩下的事情,可就好办得多!”

    说着,赵玉再次点击自己的手机,随着同步播放,电视机上赫然出现了一段新的视频。

    但见视频之中,一个女人坐在审讯椅上,含着眼泪哭诉道“对,对,我认罪,游艇杀人案,是我们一起策划和实施的……

    “我和我的丈夫孙金健谋杀了天勤集团的董事长朱喜城,将他……”

    后面的没有说完,赵玉便点击了暂停按键,将视频停住。

    “啊……”看到这段视频之后,孙金健一直死守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哇……

    现场亦是再次掀起了一阵高潮,有人认出,视频中出现的那个女人,正是孙金健的妻子。

    而这段视频再清楚不过,孙金健的妻子已经向警方认了罪,承认了他们谋杀朱喜城的事实。

    如此一来,等于游艇失踪案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现在,你该明白我赵玉神探不是浪得难受,哦不,浪得虚名了吧!”赵玉得意说道,“我既然敢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当众戳穿你的罪行,那就一定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突破点放在你的身上,你还在这里咬牙坚持,死不招供呢,傻不傻?”

    “你……你……哦……”孙金健捂着心口,颤颤巍巍地掏出一个小药瓶,吃了两片药,显然是心脏不太舒服。

    旁边站着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给他拿水,就那样冷漠地看着他,将两个药片干嚼下咽。

    “真……真不愧是侦破了五大悬案的神探啊!”张猛海又开始拍马屁了,“真是太厉害了,白天看您去济州岛,还买了那么多东西,还以为是玩去呢!

    “可没想到,一切都在您的掌控之中啊!

    “唉!要是4年前能遇到您这样的神探,”张猛海竖起大拇指,“那我们这些人,何苦被人冤枉了整整4年呢?”

    “哼!”韩傲冰站到孙金健的面前,斥责道,“孙金健,你身为公司高层,怎么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是啊,小孙!”雷大升摇头叹道,“朱总对你不薄,就为了能当上总经理,至于杀人吗?”

    “至于吗?哈哈哈……”霎时间,孙金健呲牙咧嘴,仰天长笑,“你们知道什么啊!朱喜城根本就不是个人,至少,不是个正常人!!”

    “你……”关修杰问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管因为什么,也不能杀人啊?”

    “呵呵,你们一个个说得轻松,可你们真的知道,我那个时候,是怎么熬下来的吗?”孙金健咽了口唾沫,终于道出了实情,“朱喜城没有动过你们的妻子,没有给你们戴过绿帽子,你们当然替他说话了!”

    “啊?”众人大惊。

    “果……果然……”李勤却自顾自地嘟囔道,“果然是因为这个啊!”

    “对!”孙金健冲李勤说道,“你应该比别人体会更深一些吧?但是,你跟你妻子已经没有了感情,你根本体会不到,那是怎样的一种耻辱!”

    “这……这么说……”雷大升颤抖说道,“他连你的妻子,也动过了?唉!真是作孽啊!我以前,早就告诫过他,这么做等于玩火,可没想到,最后,他竟然真的栽在了这里……”

    “他是故意的!”孙金健咬着牙吼道,“他就是想要尝尝那种占有他人妻子的快感,而且,他根本不是从暗中操作,他直接找到了我,跟我谈条件!

    “你们……你们见过这种人吗?他自以为他拥有足够的资本,就可以为所欲为?”

    “谈……谈条件?”关修杰问道,“什么意思?”

    “他说,”孙金健愤慨地说道,“他看我妻子长得漂亮,只要我能把妻子献给他,就能保证我坐上公司总经理的职位,而且,他还答应,会给我妻子买一颗粉钻!

    “如果我不答应,那么我要么辞职,要么就只能当一名普通经理,再也没有升迁的机会!”

    “荒唐!真是太荒唐了!”意大利人毕国胜摇头,“这人真是病的不轻啊!”

    “但是,”孙金健懊悔地说道,“我病得也很重,我居然鬼迷心窍地答应了他!”

    “啊?不会吧?”关修杰摇头,“凭着你的能力,就算不在天勤集团,也一样可以出人头地啊?”

    “不,你们不知道朱喜城这个人有多么阴险,”孙金健看了一眼韩傲冰,幽幽说道,“雷欧集团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我跳了槽,那么以后绝对没有我的好日子过!

    “朱喜城肯定会用卑鄙的手段,让我一次次跪倒在他的面前,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孙金健这么一说,韩傲冰亦是微微一怔,显然对此话深有同感。当年如果她答应了朱喜城,那么就能保住自己的公司了!

    “他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孙金健说道,“是一个邪恶的人!他懂得很多种操控人心的方法,让我深深惧怕!

    “而且,当时我家刚刚买了房子和汽车,正是财务最吃紧的时候,”孙金健咬牙说道,“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