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禁欲总裁,求放过 > 第484章 484 小三
    第484章 484 小三

    慕寒川闻言,倒是微微皱了一下俊眉。

    从小到大,他看到父母之间一直都没有那种恩爱的画面,所以父亲有小三他并不觉得意外。

    叶婉清却是悲天怆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

    “你看看,我这么多年来为了维护这个家,为了把你们拉扯大,我忍辱负重的。现在好了,你们都大了,他却在外面有了第二春!这个男人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啊。”

    “是什么女人?你有证据?”

    慕寒川这一席话倒是把叶婉清给问住了,她怔了半天也没有答上来。

    事实上,这些年慕盛的低调沉默,让她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男人,生活上也从来没有去注意他。

    平时就把他当窝囊废一样,见人就抱怨。

    直到前天,他突然向她提出了离婚,她整个人如遭雷击。

    让她难堪的是,提出离婚的不是她,而是他……

    “证据我倒是没有!但是你爸爸死活要跟我离婚!一定是外面有了狐狸精,他才这样对我的!你说说看,就凭你妈我这长相,我这气质,我哪一点配不上他啊?”

    慕寒川脸色越发的冷了,“既然这样,你同意就是了。”

    叶婉清没有想到,两个儿子的反应都是这样,一个两个竟然都同意离婚了。

    原本她是瞧不起慕盛的,但是现在慕盛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搬到了另一个房间去睡。而且,每天都不再跟她说话。

    这让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仍旧是那个被他瞧不起的女人,她这才慌了神。

    “你,你,你难道就不想想这其中的原因啊?要是那女人……是个不正经的女人,她为了钱!故意来迷惑你爸爸,我要是跟他离了婚,他肯定马上就把那狐狸精娶进门。到时候,说不定那个女人比你还年轻,你要叫她一声妈,你愿意吗?”

    慕寒川不耐烦地站了起来,“那你想怎么样?”

    “儿子啊!我就是希望你跟你爸爸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离开那个狐狸精。他要是实在不肯,你就查出来那女人是谁,然后弄清楚这女人的动机,让你爸爸看清楚她的丑态。我知道,这是我跟你爸的事情,不关你的事情,但是你想想,如果你爸这件事情闹大了,报纸上新闻上一登,你的脸面是不是被他丢光了?原本应该是我跟他谈的,但是他现在变得很暴燥,根本不跟我说话,不理我……还有啊,他现在把手机看得很严,接电话都背着我!上个厕所洗澡都把手机拿着,不让我看到!我现要根本没有办法跟他谈。儿子啊,但凡是我有一点的办法,我都不会找你的。”

    叶婉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说叨了很久。

    慕寒川也是不胜其烦,最终还是答应了她。

    叶婉清见目地达成,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慕寒川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阿武便拿了急救箱过来,想帮慕寒川处理手上的伤口。

    慕寒川摇了摇头,“不用了!”

    “夫人那边,要不要去查那个女人的背景?”

    阿武问道,他觉得以慕寒川的手段,想要查出慕父身后的那个女人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然而,慕寒川只是微怔,许久,他摇了摇头,“不必了!”

    刚才叶婉清说这些的时候,他还在想着叶绵绵的事情。

    此时被阿武一问,他倒是猜到了那个女人是谁了。

    没有必要去查,有时候查出真相来更让人难以接受。

    半个小时之后,慕寒川洗好澡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开着一盏橘色的灯,光线比较柔和浪漫,叶绵绵那单薄的身子,蜷缩在大床的一角,小小的一团让人心生怜惜。

    他身上只裹着浴巾,并没有打算多呆,原本只是打算看她一眼便离开。

    想不到她竟然爬了起来,小脑袋依靠着床头,一双美丽的眸子看向他。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她是睡着了,现在大约是半睡半醒之中,她眼神还有些迷茫。

    她呆呆地看了他几秒,然后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慕寒川,你还在我的梦里啊!”

    他没有说话,微微眯起了眸子。

    她扶着床沿慢慢下了床,光着脚走向洗澡间。

    在洗澡间的门口,她手伸到后背将拉链拉开,然后一点点褪下长裙,她的后背很美,细腻有肌肤,漂亮的蝴蝶骨……他扭过头去不看她。

    门并没有关上,灯开了,洗澡间里传来了流水的哗啦声。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许久,他又一步步向向了窗户。

    风有些大,吹动着窗帘在飘舞着。

    深秋了,天越发的冷了,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雨水参夹风里吹到身上,那股冷意还是深入骨髓的。

    他关上了窗子。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正是慕盛打来的,他沉默了一会,最后没有接听。

    此时,突然洗澡间里传来了一声惊叫。

    “啊!”

    是叶绵绵的惊呼声,他犹豫了一会,并没有马上进去。

    他在想,她是不是又在挑逗他?

    这几天,她总是不安份,找是找机会撩他。

    可是,于他来说,她本来就像最可口的糖果,他对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

    哪里能经得住她的多次撩拨。

    所以,此时他并没有马上进浴室,想着一会她觉得无趣了,便会自己乖乖走出来睡觉。

    流水的哗啦声还在继续着……

    他低下头看着手机,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每一秒都显得非常难熬。

    他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地走向了浴室,但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走远了。

    就这么等了十多分钟,她仍旧没有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便是忍不住冲了进去。

    然而,里面的一幕让他震惊了。

    浑身湿淋淋的她倒在了血泊之中,应该是在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头磕到了浴缸的边沿。

    鲜血从她的后脑勺流出来,流和在花洒里喷出来的水,缓缓地流向地漏。

    她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脸色苍白,双眸紧锁,整个人就像死去了一样。

    这一刻,他的全身全液都像凝固了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跌跪在了潮湿的地板,双手抱住了她,他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然而,她四肢冰凉,任由他怎么呼喊她也无法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