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界仙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痛哭忏悔
    “叶枫!”

    在张初晴的惊呼声中,可怕的时空劫雷直接劈在了时之仙宫的大阵屏障之上。

    滋啦啦。

    滚滚的雷浆直接融化了厚厚的仙能屏障,冲着叶枫就席卷过来。

    我的天!

    叶枫有点搞不清楚背后那位的操作,但心中惊慌之际,却已经被那毁灭一切的雷光包裹住了全部的身子。

    轰!

    一瞬间。

    巨大的青铜巨钟被劈出了一个百米长的漆黑窟窿。

    叶枫整个人仿佛瞬间被劈成了飞灰,消失在了原地。

    “叶枫!!”

    张初晴此刻早已经忘了方才那个男人的无情冷漠,直直的冲向了叶枫所在的位置,却被一道身影更快的拦在了她的面前。

    “你做什么?”

    二民叔冷冷的站在了自家女儿面前,眼睛里面尽是无尽的威仪。

    “父王,叶枫他……”

    张初晴还未说完,就被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脸上。

    啪。

    声音脆响。

    张初晴整个人都蒙了。

    “本王令你在琼华殿中苦心修行,修身养性,你就是这般作为的么?这个叶枫,又与你有着什么关系!”

    “我……”张初晴嘴唇颤抖着,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两颗豆大的泪珠在眼角形成,滚落脸颊。

    “我……”她咬了咬牙,猛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我只是关心一下自己的朋友,难道也不可以吗?”

    哗啦啦。

    空中,又是一声惊雷炸裂。

    张二民整个人的脸庞在雷光掩映下犹如钢铁般坚硬,冰冷。

    “朋友?谁又允许你交朋友了?本王教你的仙术功法你可修炼……”

    “修炼!修炼!难道我的生活中除了修炼,就不可以有别的任何事情可做吗?”

    张初晴紧紧握着拳头,发出了这一辈子都没有过的挣扎之声“父王,你有没有想过,女儿终日被你锁在深宫之中,开心么?快乐吗?就算我成为了下一任仙王那有怎样?过去一万多年来女儿经历的一切,都不如过去三个晚上来的痛快,刺激!你知道么?”

    “你!!”

    张二民的脸皮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起来“逆女!过去三天,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我们做了好多好多女儿之前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张初晴从未有一刻这般挺直腰杆的与自己的父亲说话

    “就是今天,你能顺顺利利的抓住命道的仙宫的人,也是我跟叶枫一齐设下的计谋!!”

    “那些沸血神丹是我抓了命宫的奸收缴来的!”

    “那些服用神丹的人选是我从天牢里面选得死囚带出来的!”

    “还有通时叔叔,也是我骗她到乱时囚笼里面关起来的,要不然,他现在已经死了!”

    一句一句的话语,好像巴掌一样狠狠抽在二民叔的脸上,让这位高高在上的仙王竟是被喷傻了一般,无言以对。

    张初晴,一步一步的走向叶枫被劈没了的大坑,脸上挂着凄迷的笑容

    “父王,过去三天,我得到了这辈子都没有的快乐!是叶枫,一切都是叶枫带给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但我知道,叶枫绝对没有害我们仙宫的意思,也没有害我的心思!他不该就这么死了!!”

    “住,住口!”

    “不!我偏要说!!”张初晴已经来到了巨坑前面,半跪下来,任由眼泪哗啦啦的流淌

    “父王!我好累,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累,好孤单!这仙宫里每一个人都对我恭敬有加,可是我却没有一个能够说话的朋友!每一个人都叫我公主,可是我知道,我在他们心中不过是一只只得同情的可怜虫。”

    “只有叶枫……他把我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他很坏,但我很珍惜那种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够……够了!逆女!你这个逆女啊!”

    张二民一时间,竟是完全失去了方寸,除了一声声的骂着自己叛逆的女儿,又能如何?

    可张初晴今日,就是仿佛要将一生的叛逆尽数释放出来一般,眼角闪着泪花,目光却是那般的坚定。

    “对不起,父王……不,爹爹……女儿一直好想叫你一声爹爹……”

    轰隆隆。

    空中,惊雷再起。

    天劫的愤怒,似乎还在继续。

    “晴儿……”张二民似乎感受到了女儿语气中的不对劲“你要干什么?”

    “爹爹……”张初晴擦掉眼角的泪水,缓缓站了起来“女儿真的觉得好累。要是……能够跟叶枫在一起……或许就算去了阴曹地府,也会比现在开心一些吧!”

    哗啦啦。

    天地间又是一片苍茫。

    一道比刚才更加粗的劫雷带着天道无情的愤怒,再次向巨钟劈将过来。

    雷光无情,撕裂一切,而这一次劈得目标,依旧不是张二民,而是那前一刻被劈出来的漆黑大洞。

    但是,就在惊雷落下的一瞬,张初晴竟是纵身一跃,直直落入了大洞之中,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令得张二民根本没有太多反应的时间。

    “晴儿,不要!!”

    他瞬息之间撑开了时空结界,将一切冻结。

    静止的时空之中,他依稀能够看到张初晴脸上决然的微笑,跟微微张开的樱唇,仿佛在说

    “爹爹,女儿来生再报答您的恩情!”

    轰!

    劫雷落下,直接劈碎了二民叔的时空结界。

    一切的时间回复流转,张初晴跌落大坑,紧接着,可怕的雷光轰入进去,暴起无情天威。

    咣。

    历经万年岁月,承载了时之仙宫的远古仙钟发出了一声悲鸣。

    可怕的雷光将原本百米宽的大坑彻底撕碎,更是将张二民都冲飞到了一旁,似乎是在宣泄天道的愤怒与不满。

    “晴儿!!”

    凌乱中的二民叔,吼得声嘶力竭。

    时间,有时候当真是可以冲淡一切,冲淡那当初刚刚迎来晴儿之时的亲密与感动,冲淡那份身为父亲的耐心与陪伴。

    太久了啊!

    真的太久了!

    久到他已经忘记了该怎样去当一个合格的父亲!

    给你最多的修炼资源,给你最强的神通功法,让你上最好的学堂,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强大富有的人!

    这还不够吗?

    晴儿啊!

    张二民冲到了支离破碎的巨大坑洞面前,只觉得一颗心都仿佛跟着钟体一般,碎得稀烂。

    只有真正等到失去的时候,做父母的的才会去反思,自己真的错了吗?

    可到了那个时候,命运,又怎么会给你重来的机会?

    晴儿!!

    一声悲惨的呼叫。

    一代仙王,痛彻心扉。

    天,不知不觉,恢复了清明。

    两道劫雷过后,一切都似乎归于了平静。

    但仙宫之内,大伙都不敢出来,只能听到自家的宫主那一声声凄凉的哀嚎。

    张二民跪在黢黑的坑洞边缘,老泪纵横。

    他脑海里,全是女儿一路成长过来点点滴滴的回忆画面,那一张张笑脸,那一抹抹幸福,可惜在这一刻全都被雷劈成了锋利的碎片,扎在了他的心上,扎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淋。

    “女儿啊!”

    张二民此刻已经全然顾不上自己的威仪形象。

    如果能够让晴儿回来,自己定不会再做那个威严无情的父王!

    自己要做一个真正的爹爹!

    他匍匐在了地上,忏悔莫急。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头顶上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

    “哎呀,师父,这家伙可使不得,快起来,快起来!”

    张二民“……”

    张二民“!!!”

    他猛地抬起头。

    叶枫正抱着张初晴,对他露出了一脸坏笑“从古至今都是徒弟跪师父,今儿怎么能让你跪我呢?赶紧起来啊!”

    “晴儿!!”

    二民叔哪里有功夫搭理叶枫的玩笑,瞬间就冲到了叶枫身旁,一把将昏迷中的张初晴接了过来,手掌颤抖着拂过对方白皙的脸庞,完全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她……她……”

    “放心吧!”叶枫微微一笑“只是受到惊吓,昏过去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你……你……”

    “我啊?”叶枫继续笑“呵呵,师父您放心,我没事,好得很!”

    “你……你……”

    “哦,你问我怎么会没事?嘿嘿,您忘了,我可是不灭战体啊!两道劫雷就算把我劈散了也能重生过来!”

    “你……”

    “嘿嘿,师尊你不要这样!感谢的话就别说了,改明儿咱感激把拜师仪式办了就成!”

    二民叔,好不容易抚平了内心激动的心情,才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

    “你赶紧把衣服穿上,成何体统!!”

    叶枫“!!!”

    卧槽!

    重生过来的肉身特么的还光着呢!

    这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

    时之仙宫,一场谁也没有料到的恢弘大戏总算是在两道惊天的雷光之下落下帷幕。

    但是,在乱时囚笼之中,一场精彩的戏码还没有结束。

    轰隆隆。

    两道惊天的仙威碰撞,衍命与通时两位上尊的身影纷纷飞向两旁,皆是狼狈不堪。

    衍命上尊,这会儿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温文儒雅的形象,一头乱发随风飘,嘴角鲜血放肆飚。

    “通时,你疯了!”他狠狠的咬牙“本尊不过是想离开这囚笼,你凭什么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