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网游小说 > 地府巡灵倌 > 第649章 四巡次聚
    我不但晋升到了铸塔境后期,还一鼓作气的冲到铸塔巅峰瓶颈之前?

    这一幕,简直如做梦一般不真实。

    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俊杰被挡在诸多瓶颈之前?每一次冲破阻碍,那都是质的升华。

    只要闭关修行一段时间,晋升铸塔境巅峰将不再是梦。

    狂暴的力量在四肢百骸中运行,持续的强化着身躯。

    灵魂开始蜕变,强度翻着翻儿的上涨……。

    许久之后,我收拢內劲儿于气海之中,睁开了眼睛。

    徐浮龙躲在墙角位置,震惊的看向我,惊声说“度哥,你的皮肤为何变的这么好?”

    我惊讶的低头看看自己,霎间,毫毛倒立。

    因为,皮肤变化非常之大,我甚至看不到自家的毛孔了,整体宛似玉打造的,没有瑕疵。

    急忙从皮包中掏出一面小镜子,看了一眼镜子,我就被崭新的自己惊到了。

    还是原来的那张脸,但隐隐的,似有某种光华透过毫无瑕疵的皮肤传递出来,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

    “要不要这么惹眼啊,这不太好吧?”

    我心中忐忑,暗中运转内劲,那种光华就被隐藏掉了,恢复以往状态,无非是皮肤比以往要好一些,奇异魅力倒是隐匿掉了。

    “呼,吓死我了,度哥,你方才太诡异了,我感觉你要超神了呢!幸好,只是昙花一现。”

    徐浮龙拍着心口,很是夸张的样子。

    我没工夫理会这厮的作怪,心念联系起二千金。

    发现她早就回到鬼牢法具之中了,那对鱼龙玉珏被她带进法具内部空间去了。

    二千金没事,我就放下心来。

    转头,看到摆放于身后的一众物件。

    入眼就是那几件‘战利品’,几个鬼王的随身兵器都在,甚至,还有那些金属球形态的成套法具,这玩意儿可以变为飞刀使用的。

    物品在手,我就更放心了。

    真担心冥虚城中缴获的‘战利品’不让带出来。

    眼下,战利品允许我带着出来,这就好哇,要不然,岂不是白折腾了五天?

    “这里是哪儿?我们在此多久了?”

    我这才看向精神抖擞的徐浮龙,问出关键问题。

    “这里是阎王殿中某间密室之内,你我在此三天之久了。崔判官说了,各队都受伤不轻,需时间调养,所以,调整好了的人员,去阎王殿正殿等候,待到人员齐整了,他会出现的,然后,宣布第一轮竞赛成绩……。”

    说道最后,徐浮龙的语调低沉了下去。

    显然,他意识到了,成绩垫底的替补游巡,将要大难临头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沉默的起身,将战利品和皮包背好,这个过程中检查了随身物品,确认‘它们’都在,这让人安心。

    而且,不但发现了驭兽匣,还发现新的魂石内芯安静的躺在白骷法具旁边,不由的会心一笑。

    第一轮竞赛结束,韩夺和冯骆印他们肯定活下来了。

    按照规矩,一定是被送回阳世去了。

    但有关竞赛的记忆定是被清除了,魂石内芯物归原主,这不,就出现在我的皮包之中了。这方面,阴司做的还算是让人满意。

    驭兽匣安安静静的,但我隐隐的有感觉,凭借此物,还能联系上不知身在何处的超等巨兽变异蜈蚣。

    这让我心头暗喜,但并没有莽撞的去实验什么。

    转念中,我又感慨起来。

    冥虚城竞赛后还活着的生人们,运气真心不赖,他们都为自身赢取了‘多活数年’的奖励。

    这份奖励落在普通人身上,或许改变不大,但落到韩夺和步罕等法师的身上,当他们意识到寿元方面出问题了,就可以利用这多出的几年,想尽办法的去延长寿元了。

    就如同数年前遇到墓铃的我一样。

    要不是遇到了‘63号墓铃’,意识到寿命出问题了,我早就化为一具尸骨了。

    所以说,韩夺他们也等同遇到了‘续命大机遇’,端看他们能不能把握的住了?

    至于痘痘,陈落颖,还有李阿如她们?只能祝她们好运了。

    茫茫人海的,生灵亿万之多,想要再度相遇,难度可就太大了呀。

    但我若是真的遇到了阳世中的她们,定会想办法帮助她们活下去的。

    当然,于那阳世中,她们必然不再是冥虚城之中的名字和身份了……。

    与这些人,我只能说,有缘再见了。

    “走吧,和我去正殿。”我对着徐浮龙摆了摆手。

    他神态复杂的点了点头,随着我出了房门。

    我俩沿着幽深长廊快步行走,没多久,就从一个侧门处走进了正殿之中。

    和印象中一样,大殿中,十大阎罗雕像都在,香炉中檀香袅袅的,桌案后并没有崔判官身影。

    桌案之前的那几排长椅中,端坐着三个人。

    正是一脸淡然的剑罗刹昊纯子,眼神游离的孟一霜和闭目养神的小沙弥圆钵。

    我心头一动,看向殿门外头。

    ‘冥火使者’竟然还站在门外,正对着我点头示意。

    我忙回应着点了点头,这才看向三游巡。

    听到了一丝动静儿,圆钵就睁开眼睛。

    不约而同的,三人转头看将过来。

    看来,三人都比我恢复的要快,这说明,我受的伤最重,所以,耗费的修整时间最多。

    “阿弥陀佛,贫僧在此静候许久了,再见姜施主的面,很是高兴,善哉,善哉!”

    圆钵和尚站起身来,合十一礼,很礼貌、很虚伪的样子。

    “哼!”

    剑罗刹昊纯子摆架子的端坐在那里,没心思搭理我的样子,孤傲的厉害啊。

    孟一霜倒是站起身来,对我微微一笑,轻声说“姜度,我们就等你了,既然你来了,第一轮竞赛的成绩就该公布了。说实话,我心头很是忐忑啊,要是我的成绩垫底,被地府就地抹除了,那你以后会不会想我呢?”

    孟一霜还和以往一样,和我说话时带着轻佻之意。

    但我看向她,只感觉看到了蛇蝎,哪敢随意接茬?

    只能冷冷的说“一霜女士说笑了,咱俩并不熟啊。”

    孟一霜没发怒,只是狠狠的白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