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悠着点 > 第1947章 我只是,可怜一下你
    “还能是什么病,应该也不严重吧,就是小的感冒,只是我一直没放在心上,所以现在一下子就变得有点严重了,但我觉得,也只是小毛病。”

    楚寒年虽然这么说,但咳嗽的声音却很大。

    “那你家里有药没?家庭医生来过了?”冷蒹葭好奇的问。

    “我不喜欢看医生,这点,你是知道的,我从小就不喜欢医生,也不喜欢医院,但是没办法,之前为了儿子,我还是经常去……只是有些人看到我,未必心里就真的很高兴。”

    楚寒年语气淡然的道。

    “喂,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没事找我吵架一样的,我好像也没怎么你吧,你怎么嘴巴就跟机关枪一样,不肯放过我是吧?”

    冷蒹葭气恼的道。

    “也不是,我现在只是觉得,没想到,我也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病了之后,也会不舒服,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没人关心的人。”楚寒年讽刺的道。

    “真没想道,你一个大男人也会矫情起来,你这么作,真的好吗?你看看儿子,哪怕动手术都不会哭,相比之下,你真的显得没用多了。”

    冷蒹葭无语的吐槽。

    “所以现在在你的眼里,我就连一个小朋友都比不上了?算了吧,你之前也没怎么用正眼看过我,你不过就是觉得我,像个骗子。”

    楚寒年淡漠的勾起嘴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了。只是觉得现在很难受……”

    “你到底是哪里觉得难受,你先说出来,然后我让医生过来。”

    冷蒹葭还算积极。

    楚寒年却是摇头道,“没关系的,反正死不了,还是不必找医生来了,这个时间点,医生未必有时间。”

    “都这种时候了,你反而这么人性化了。”

    冷蒹葭郁闷,楚寒年不要医生,这是担心麻烦医生,还是幼稚的不喜欢看医生,担心吃药?

    “搞了半天,你不会是害怕吃药吧?”

    冷蒹葭犹豫不决的问。

    楚寒年却是沉默了。

    “不会让我说中了吧,你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居然害怕吃药?”

    冷蒹葭回想起来,曾经和楚寒年哪怕真的结婚了,但是,楚寒年却没怎么生病过,也就没有经历吃药,她都不知道。

    真心没想到,那个杀伐果断的男人居然害怕吃药?

    “楚寒年,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呢,你居然害怕吃药,你就连一个小朋友都比不上,你也看到儿子吃药吧?”

    冷蒹葭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心口道,“还好,我儿子一点都不像你,这么胆小……还真是人不能貌相啊!”

    “冷蒹葭,你废话完了没?”

    楚寒年那怨念的声音,却是让冷蒹葭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我也不是故意笑话你的,只是真心没想到,其实我们认识,也有一阵子时间了。”

    冷蒹葭此刻才发现,原来,他并不是很了解楚寒年。

    “其实我也没有多了解你,从前,估计也没多喜欢你,只是女孩子么,对于喜欢的东西,就一定想要得到手,也许当时我只是这个心态吧。”

    冷蒹葭的每一个字,就连标点符号,楚寒年都是不喜欢。

    “我觉得过去的事情,也就不必再说了,毕竟已经多去很久了。”

    楚寒年简直要被冷蒹葭给气死,“你自己不了解我,还说我不过是你从前喜欢过的一样东西,你简直就是想在这种时候故意气死我吧?我真心怀疑,你是来照顾我的,还是来气死我的。”

    “我当然是来……我一开始吧,是来看你现在怎么样,但是现在吧,我倒是觉得你有点可怜,所以想给你做点吃的。”

    冷蒹葭倒是实话实说。

    “其实你可以选择闭嘴的,毕竟,我的心里承受能力,不是那么强。”

    楚寒年嘴角抽搐的道。

    “算了,我现在去给你做饭,你吃不吃,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冷蒹葭直言道。

    起初,楚寒年也不指望冷蒹葭真的给自己做饭的,但是没想到,冷蒹葭还真心算是个人,还真的去做饭了。

    “没想到我们之间,还能这么冷静的坐在一起,何况,你还在给我做饭,你不觉得,很像从前么?”

    楚寒年好笑的问。

    “不记得了,很久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冷蒹葭也是想仔细回忆的,却是发现,怎么都想不起来,“都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怎么了,你还有印象啊?我只是觉得,我好像也没给你做饭吧?我之前,也不算什么贤妻良母,还好啊,我在你的身上也没浪费什么时间,否则我现在倒是要伤心欲绝了,毕竟当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全部浪费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就会变得很可怜,其实我说实话你也不要生气吧,你母亲……就有点可悲吧。”

    “所以你还真知道,我最不喜欢听什么,虽然是实话。”

    楚寒年承认了,他只是不想继续听见这些实话了。

    “饭做好了,你来吃吧。”

    冷蒹葭也只是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要离开。

    “留下来一起吃吧,否则,我倒是不好意思吃你做的饭。”

    楚寒年只是随口一说。

    冷蒹葭则是摇头,“还是不要了,我担心和你在一起吃饭,会影响我的食欲。”

    “既然是你做的饭,我当然要看你亲自吃,不然,我总觉得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楚寒年半开玩笑的道。

    “如果你真心觉得,我是给你下毒了,麻烦你千万不要吃,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冷蒹葭简直愤怒至极,甩了袖子便要转身离开。

    可是刚要离开的时候,手腕却是让男人恶狠狠的按住了。

    “抱歉了,我刚才只是不舒服,所以说话让你不高兴,我只是觉得,最近病了身体不舒服,想有个人陪我吃饭,其实我也没什么坏心思的,再说,我已经这样了,也不会对你怎样。”

    楚寒年言语恳切,甚至透露那么一丝丝的苦涩。

    冷蒹葭顿时沉默了,思考了良久,也选择端坐下来,倒是愿意陪着楚寒年一起用餐。

    “我愿意留下来,你也不要误会,我只是可怜一下你罢了……”